• 端午三件套了解一下!这些小知识让你端午更健康 2019-11-02
  • 改革释放活力 中国经济更具韧性 2019-11-02
  • 我要讨干嘛?姜太公钓鱼,愿者上钩。 2019-10-30
  • 贾玲10年前青涩旧照曝光 眼神稚嫩清纯可爱 2019-10-28
  • 建立市场经济,原本的计划经济哪里去?坚持集体的南街村没有到户就没有建立市场经济,是不是还在搞计划经济?看其实现公有资本在其所有者们进行分配应是计划经济。 2019-10-27
  • 金华:舞动世界杯 我是颠球王 2019-10-27
  • 文房清供:皇帝笔架上的那些奇珍异巧 2019-10-19
  • 人事 江西两设区市任免一批领导干部 2019-10-19
  • 北斗星基导航“中国精度”运营三周年用户超5万 2019-10-18
  • 袁隆平:多养活5亿人是我的梦想研究 水稻 2019-10-14
  • 【城市学】什么是城市学?为什么说城市学既是城市系统学,又是城市生命学? 2019-10-07
  • 巢湖市举办书画家作品展欢庆改革开放40周年 2019-10-06
  • 兵团第十二师三坪农场“民族团结一家亲”让亲戚越走越亲 2019-10-04
  • 双剑合璧 畅快吃鸡 雷神911S电竞版评测 2019-10-01
  • 黔江:1000余亩蓝莓成熟 市民乐享“莓”好时光 2019-10-01
  •     胡师杰正准备张口再和苍海说说呢,突然间听到一阵急促在脚步声响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两人一抬头,看到师薇急吼吼的跑了出来。

        “苍海,苍海,快点走,颜丽要生了!”师薇道。

        苍海一听立刻道:“什么?!”

        说了着跳了起来,便准备往颜丽住的窑门口奔。

        “你干什么去?”师薇奇道。

        苍海道:“你不是说颜丽要生了么,我送她去医院啊”。

        “等你送黄花菜都凉了,两天前就送医院去了,你开车咱们去市医院”师薇说道。

        苍海急忙扭头回到了自家的车棚,拉开了车门跳上了车子,把车子开了出来,这才冲着师薇问道:“怎么去市医院?”

        “颜丽家觉得县医院的水平太差非要到市医院,而且人家也在市医院找了人……我说你开快点!”师薇有点着急。

        苍海道:“快不了,这黑灯瞎火的,咱们再开快车万一有个什么危险呢,开车这事儿不能急”。

        “那你尽量开快一点!”

        说完师薇掏出了手机开始打电话。

        苍海奇道:“你给林金勇打什么电话?”

        原本苍海以为师薇掏手机是给她父母或者是弟弟打电话,谁知道电话一摸出来居然是打给林金勇。

        师薇道:“咱们走的太急,有些事情还没有说,我给林金勇打个电话,让他照应一下家里,平安和吴惠两人正过着小日子,咱们尽可能的为他们创造一点时间嘛,指不定明年的时候小侄子就出生了呢”。

        “你……真行!”苍海不知道怎么说自家的媳妇了。

        安排了一下家里的事情,师薇放下了手机和苍海聊了一会天,然后人就有点儿犯困了,忙活了一天下来,她身体有点儿乏了,坐在车子上没有一会儿便睡着了。

        苍海停下了车子,轻轻的把她从副驾上抱了下来,放到了后排上,尽可能的让她睡的舒服一点,等把师薇安置好,苍海这才重新发动了车子,向着市医院驶了过去。

        现在村里的道路好走了,不像以前出个村要两个多小时,现在四十分钟就可以从黄土坡里绕出来,再花个四五十分钟,也就奔到了市里。

        到了市医院,苍海停下了车子,走到了后座轻轻的伸手抚了一下师薇的脸颊:“喂,醒醒,咱们到了!”

        师薇一睁开眼,看到苍海这才想起来自己是来看弟媳的,立刻一骨碌翻了起来,望了一下四周的环境冲着苍海道:“到了?”

        也不等苍海说话,师薇起来跳下了车。

        “还等什么,咱们快点儿进去吧!”师薇急道。

        苍海笑着说道:“急什么,颜丽现在还没有推进产房呢,给你打电话的时候还在阵痛,刚我给妈打了一个电话,说现在还没有进产房……”。

        “快点,这事又不是赶大集早点晚点无所谓的!”师薇也不等苍海,直接急急忙忙的往医院走。

        苍海锁上了车子,跟在师薇的身后一路小跑。

        到了颜丽的房间,苍海一瞅,好家伙!这叫一个人多啊,一间满宽大的房间里,挤了不下十四五人。

        正主颜丽现正坐在床上美不滋滋的吃着山竹呢,哪有一点儿马上要生孩子的模样。

        屋里是进不去了,两口子只得站到了门口。

        师薇问道:”怎么样了!”

        师薇话才刚落音,颜丽的脸色就变了,伸手一把抓住了坐在她旁边的一个中年妇人,也就是她的母亲连声说道:“妈,妈!”

        中年妇人一见,立刻冲着站在不远的中年汉子说道:“老颜,老颜,快点叫医生,孩子要生了!”

        老颜一听立刻扭头奔了出去。

        好在王真珍有经验直接按了床头的呼叫器,很快医护人员便过来了,给颜丽检查了一下便推进了产房。

        整个过程除了医护人员之外,两家人是乱成了一团,主要是颜丽家那边,什么哥哥姐姐,舅舅舅妈什么的,十几口子人都过来了,弄的跟要上战场打仗似的。

        颜丽进了产房,大家都在门口小声的聊了起来,苍海这边到是重点对像,颜丽家的很多亲戚在师杰和颜丽结婚的时候苍海都见过,而这些人也知道苍海是谁,身价是在什么层次上。不得不说,颜丽家里做生意的人很多,大大小小都算是个老板,一个个看到苍海便要上来聊上两句。

        苍海不太喜欢聊嫌钱的事情,不过面对的都是颜丽的长辈还有堂兄弟什么的,苍海也不能摆脸色,只得痛苦的应付着。

        好在是时间不长,进了产房后半个小时,产房里便传来了一阵嘹亮的婴儿哭声,过了三四分钟不到,又一阵哭声响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“谁是颜丽的家属?”一个护士摘下了口罩推开了产房的门。

        大家一听立刻把目光转向了产房。

        “我是颜丽的父亲!”

        “恭喜,龙凤胎,女婴早出生四分钟!母子平安”护士说道。

        一听说龙凤胎,大家都开心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苍海心头也开心,不过不像这些人表现在那么欣喜。

        真的,除了自家儿子出生的时候,他开心的快傻了之外,别的孩子也就是高兴一下,但是现在看到周围的人那叫一个开心,心下不由的有点儿纳闷。

        觉得像是师镇邦啊,颜丽的父母啊,开心成这样还正常,你们一个都不是同一个爷爷的堂姐,怎么开心的跟自己生孩子似的,也太会演了吧。

        等着颜丽从产房里出来,苍海就更是被挤到一边去了,接下来的半个多小时,苍海觉得自己在这群人中有点多余。

        颜丽和孩子都要休息,苍海一群人自然而然也就要离开了,况且这里是医院,也不能任由这些闲杂人等一齐挤在这里过夜。

        到了停车场之后,师镇邦这边安排大家过夜,刚得了孙子孙女,师镇邦两只眼睛都快笑没了,加上家里也不差钱,直接在附近最好的酒店订了房间,把大家给安排了进去。

        苍海和师薇这边住了一个大床房,为了清静,苍?;固匾庖讼旅娴囊徊?,免得被颜丽的亲戚们打挠到。现在苍海是看出来了,颜丽家的这些亲戚很多都是演员,因为颜丽家的生意做的大,个个上赶着过来凑热闹,以示亲近的。

        说以示都是好听的,说的不好听是过来馋媚的,苍??刹幌牒驼庑┤苏瓷?,更没有兴趣去管颜丽家那边的事情,这其中的弯儿拐的太多了。

        一进了房间,苍海便看到师薇笑眯眯的,不住的说着小侄子还有小侄女多漂亮什么的,很显然师薇对于弟弟家得了龙凤胎那是十分开心的。而自己这个姐夫从感受上就要差了一些?;蛐淼茸艥鳚饕院笊⒆拥氖焙?,苍海才能感受到此刻师薇心中的那种感情吧。

        “咱们什么时候回去?”苍海问道。

        离开家好几天,回到家刚吃了一碗饭,准备看自家的两个傻儿子呢,谁知道儿子没有看成,颜丽生孩子了。

        “急什么,明天再呆一天,后天说不准颜丽也就要回去了,到时候大家一起走”师薇说道。

        苍海听了也不吭声,直接往床上这么一躺,合着衣服很快就睡着了,赶了这么久的板车,吃了一碗面再开上一个多小时的车,苍海真的有点儿撑不下去了。

        躺下,再一睁开眼,便到了第二天的早上,透过了窗户的阳光把苍海给叫醒了,转过身一看,发现师薇已经不在床上了,而自己身上的外套,长裤什么的已经被脱了下来,摆在旁边的椅子上。

        穿好了衣服,洗潄了一下,苍海给师薇发了一个消息,老半天没有见回,只得出了门坐电梯到楼上,到了师镇邦老两口子的房间,果不其然看到师薇正和父母两人聊的开心呢。

        “醒了?”

        见苍海推开了半掩的门走了进来,师镇邦笑着问了一句。

        “嗯!”

        师薇扭头道:“去楼下的餐厅吃饭去,拿房卡就行了!我们已经吃过了”。

        苍海听了,觉得肚子还真是饿了,于是和老丈人丈母娘聊了两句转身下了楼去楼下的餐厅吃饭。

        市里顶尖的酒店,吃的东西还不错,至少是口味上没什么好挑的,苍海给自己捡了一笼汤包,配上一盘子蔬菜,一杯豆浆,找个空地方坐了下来,慢慢悠悠的享受起了早餐。

        作为市里的老牌豪华酒店,住的人相当不少,这时候的餐厅坐了几乎一大半,可见这里的生意还是相当不错的。

        苍海一边吃一边时不时的抬头打量一下四周,心里开始瞎琢磨,闲着无聊嘛,苍海这边想着那边坐着一对年青男女,是不是约的之类的,反正这时候苍海挺无聊的,满脑子瞎琢磨来打发时间。

        在离着苍海不远的地方,坐着一个年轻漂亮的姑娘,打扮的很时尚,穿着也挺讲究,露肩的酒红色长裙,盖过了膝盖,如同暴布一样的长直发垂在肩头,一张极美的鹅蛋脸,肤色白里透红,挺直的琼鼻,火红的樱唇,整个人如同拍时尚写真似的,优雅的坐着,摆弄着手里的刀叉,用叉子卷起几根面条送进了红唇中,慢慢的嚼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这样的女人无论是到了哪里,都是众人眼视的中心,所以现在这位美人儿不住的收割着四周男人们的目光。

        有些男人看的正大光明,有些男人则是猥琐的用眼角的余光窥视着。

        苍海是属于第一种,看的正大光明的,不过苍海也就是瞅两眼,美女嘛,正常的男人谁不爱看?

        当苍海望向了美女的时候,美女也正好抬头望向了他。

        两人目光一相交,苍海给了美女一个微笑,算是打了声招呼。

        谁知道美女看到苍海,突然间皱起了眉头。

        苍海一瞅心道:嘚!这是被人家当成狂蜂浪蝶了!

        于是转过了头,继续对付起自己面前的早餐来了。

        没一会儿,突然鼻子中嗅到了一阵香风,一抬头发现刚才的美人已经站到了自己的桌子旁边,一只手端着碟子,另外一只手拿着普拉达的小包。

        “我可以坐在这里么?”

        美女朱唇轻启,冲着苍海微笑说道。

        苍海不下有点儿愣神了,对于吸引女人这一点苍?;故怯凶灾鞯?,人长的不能说丑,但是也觉对不算是帅,中等偏上的长相,也就是个头给苍海加分了不少,在打扮上那更是随意,属于放到人群人都不是太出挑的那种。

        突然间一个美女来到自己的面前,让苍海有点儿摸不着头脑。

        “有人么?”

        美女又问了一句。

        “哦!没人,请坐!”苍海抬起了手,示意美女可以坐。

        这时候无数的男人目光望向了这里,如果目光可以杀人的话,苍海现在已经成了洞洞人,全身估计没有一块好地方了。

        尴尬!

        苍海觉得接下来这饭吃的太尴尬了。

        过了差不多两分钟,美女突然间噗嗤一声乐了。

        苍海一抬头望着美女,发现人家也望着他。

        “怎么着,听说发了财就不认识我了?”

        苍海道:“你是?”

        “我是陆晓英??!”美女说着撩起了头发,在脑后拢成了一个马尾状。

        “我去!”

        这下苍海想起来了,以前大学的时候和自己在一个餐厅打工的姑娘,两人不是校友,苍海是经世大学的,她是旁边魔都艺术学院的。苍海大一打工的时候两人混的还挺熟的,算是老朋友。
  • 端午三件套了解一下!这些小知识让你端午更健康 2019-11-02
  • 改革释放活力 中国经济更具韧性 2019-11-02
  • 我要讨干嘛?姜太公钓鱼,愿者上钩。 2019-10-30
  • 贾玲10年前青涩旧照曝光 眼神稚嫩清纯可爱 2019-10-28
  • 建立市场经济,原本的计划经济哪里去?坚持集体的南街村没有到户就没有建立市场经济,是不是还在搞计划经济?看其实现公有资本在其所有者们进行分配应是计划经济。 2019-10-27
  • 金华:舞动世界杯 我是颠球王 2019-10-27
  • 文房清供:皇帝笔架上的那些奇珍异巧 2019-10-19
  • 人事 江西两设区市任免一批领导干部 2019-10-19
  • 北斗星基导航“中国精度”运营三周年用户超5万 2019-10-18
  • 袁隆平:多养活5亿人是我的梦想研究 水稻 2019-10-14
  • 【城市学】什么是城市学?为什么说城市学既是城市系统学,又是城市生命学? 2019-10-07
  • 巢湖市举办书画家作品展欢庆改革开放40周年 2019-10-06
  • 兵团第十二师三坪农场“民族团结一家亲”让亲戚越走越亲 2019-10-04
  • 双剑合璧 畅快吃鸡 雷神911S电竞版评测 2019-10-01
  • 黔江:1000余亩蓝莓成熟 市民乐享“莓”好时光 2019-10-01
  • 牛牛游戏平台哪个最好 pk10五码循环不死模式 澳洲幸运5开奖助手 双色球随机模拟选号 申博真人游戏 法甲的马赛系 用什么软件能买刮刮乐 彩票大奖千万别一个领 p3开机号查询近10期 地下六合彩 彩发发软件哪个好 pc蛋蛋28官网软件下载 七乐彩中奖规则图表 中国体育彩票竟彩网 山西快乐十分怎么玩